胡适:再谈“五四运动”

  • 时间:
  • 浏览:13

  五月五日《大公报》的《星期论文》是张熙若先生的《国民人格之修养》。这篇文字也是纪念"五四"的,我读了很受感动,什么都转载在你你是什么期。我读了张先生的文章,都有你你是什么有感想,写在这里作今年五四纪念的尾声。

  这年头是"五四运动"最不时髦的年头。前天五四,除了北京大学依惯例还承认你你是什么北大纠集日之外,全国的人都有注意你你是什么日子了。张熙若先生"雪中送炭"的文章使人颇吃一惊。他是政治哲学的教授,说话不离本行,他指出五四运动的意义是思想解放,思想解放使得另一方解放,另一方解放产出的政治哲应学所谓另一方主义的政治哲学。

  他充分承认另一方主义在理论上和事实上都有缺点和流弊,尤其在经济方面。但他指出另一方主义自有它的优点:最基本的是它承认另一方是一切社会组织的来源。他又指出另一方主义的政治理论的神髓是承认另一方的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你说歌词 :

  "另一方主义在理论上及事实上都有你你是什么欠缺流弊,但以另一方的良心为判断政治上是非之最终标准,却毫无疑义是它的最大优点,是它的最高价值。……至少,它还有养成忠诚勇敢的人格的用处。此种人格在任何政制下(除过与此种人格根本冲突的政制)都有与非 上价值的,都应该几瓶的增加的。……今日若能多多培养此种人材,国事不怕这样 人担负。救国是你你是什么伟大的事业,伟大的事业惟有伟大人格者都还可以胜任。"

  张先生的这段议论,我大致赞同。他把"五四运动"一另另俩个 名词包括"五四"(民国八年)前后的机关报思潮运动,什么都他的文章里有"民国六七年的五四运动"语录。这是五四运动的广义,大伙儿可是我妨沿用你你是什么广义的说法。张先生所谓"另一方主义",确实可是我"自由主义"(Liberalism)。大伙儿在民国八九年之间,就感觉到当时的"新思潮""新文化""新生活"有仔细说明意义的必要。无疑的,民国六七年北京大学所提倡的新运动,无论形式上怎么五花八门,意义上可是我思想的解放与另一方的解放。蔡元培先生在民国元年就提出"循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之公例,不以一流派之哲学一宗门之教义梏其心"的原则了。他已经 办北京大学,主张思想自由,学术独立,百家平等。在北京大学里,辜鸿铭、刘师培、黄侃、陈独秀和钱玄同等时时教书讲学。别人颇以为奇怪。蔡先生只说:"此思想自由之通则,而大学你你是什么为大也"。(《言行录》页二二九)另一另另俩个 的百家平等,最可不都还可以 引起青年人的思想解放。大伙儿在当时提倡的思想,当然很显出另一方主义的色彩。但大伙儿当时曾引杜威先生语录,指出另一方主义有你你是什么:

  (1)假的另一方主义可是我为我主义(Egoism),他的性质是只顾另一方的利益,不管群众的利益。

  (2)真的另一方主义可是我个性主义(Individuality),他的社会形态有你你是什么:一是独立思想,不肯把别人的耳朵当耳朵,不肯把别人的眼睛当眼睛,不肯把别人的脑力当另一方的脑力。二是另一方对于另一方思想信仰的结果要负完整版责任,不怕权威,不怕监禁杀身,只认得真理,不认得另一方的利害。

  这后你你是什么可是我大伙儿当时提倡的"健全的另一方主义"。大伙儿当日介绍易卜生(Ibsen)的著作,也正是不可能 易卜生的思想最可不都还可以 代表那种健全的另一方主义。你你是什么思想另另俩个 中心见解:第一是充下发展另一方的都还可以,可是我易卜生说的:"我我应该 想有助社会,最好的依据莫如把你另一方这块材料铸造成器。"第二是要造成自由独立的人格,像易卜生的《国民公敌》戏剧里的斯铎曼医生那样"贫贱这样 移,富贵这样 淫,威武这样 屈"。这可是我张熙若先生说的"养成忠诚勇敢的人格"。

  近几年来,五四运动颇受一班论者的批评,也正是为了你你是什么另一方主义的人生观。平心说来,你你是什么批评是不公道的,是根据于你你是什么误解的。你说歌词 另一方主义的人生观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人生观。这是滥用名望的大笑话。难道在社会主义的国他家就可不都还可以 不要再充下发展另一方的都还可以何时能 能 ?难道社会主义的国他家就用不着有独立自由思想的另一方何时能 能 ?难道当时辛苦奋斗创立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志士仁人都有资本主义社会的奴才吗?大伙儿试扯苏俄现在怎么用种种依据来提倡另一方的努力(参看《独立》第一二九号西滢的《苏俄的青年》,和蒋廷黻的《苏俄的英雄》),就可不都还可以 明白你你是什么人生观都有资本主义社会所独有的了。

  还有你你是什么人嘲笑你你是什么另一方主义,笑它是十九世纪维多利亚时代的过时思想。你你是什么人根本就不懂得维多利亚时代是多么光华灿烂的一另另俩个 伟大时代。马克思、恩格斯都生死在你你是什么时代里,都有你你是什么时代的自由思想独立精神的产儿。大伙儿都有终身为自由奋斗的人。大伙儿去维多利亚时代还老远哩。大伙儿怎么配嘲笑维多利亚时代呢!

  什么都我完整版赞同张熙若先生说的"你你是什么忠诚勇敢的人格在任何政治下都有与非 上价值的,都应该几瓶的培养的。"不可能 你你是什么人格是社会进步的最大动力。欧洲十八九世纪的另一方主义发明的故事的故事了无数爱自由过于面包,爱真理过于生命的特立独行之士,方才有今日的文明世界。大伙儿现在看见苏俄的压迫另一方自由思想,但大伙儿应该想想,当日在西伯利亚冰天雪地里受监禁拘囚的十万革命志士,是都有新俄国的先锋?大伙儿到莫斯科去看到那个很感动人的"革命博物馆",尤其是其中展览列宁一生革命历史的每种,大伙儿这样 不深信:一另另俩个 新社会、新国家,老是你你是什么爱自由爱真理的人造成的,决都有一班奴才造成的。

  张熙若先生很大胆的把五四运动和民国十五六年的国民革命运动相提并论,而且很大胆的说这另另俩个 运动走的方向是相同的。你你是什么议论在今日必定要受不少的批评,不可能 有大伙儿决不肯承认你你是什么看法。平心说来,张先生的看法可是我能说是完整版正确。民国十五六年的国民革命运动至少有两点是和民国六七八年的新运动不同的:一是苏俄输入的党纪律,一是那几年的极端民族主义。苏俄输入的铁纪律包含绝大的"不容忍"(Intoleration)的态度,不容许异己的思想,你你是什么态度是和大伙儿在五四前后提倡的自由主义很相反的。民国十六年的国共分离,在历史上看来,可不都还可以 说是国民党对于你你是什么不容异己的专制态度的反抗。可惜清党以来,六七年中,你你是什么"不容忍"的态度养成的专制习惯还地处不少人的身上。刚推翻了布尔什维克的不容异己,又法学会了法西斯蒂的不容异己,这是很不幸的事。

  "五四"运动确实是一另另俩个 很纯粹的爱国运动,但当时的文艺思想运动却都有狭义的民族主义运动。蔡元培先生的教育主张是显然包含"世界观"的色彩的。(《言行录》页一九七)《新青年》的同人也都很严厉的批评指斥中国旧文化。确实孙中山先生也是抱着大同主义的,他是信仰"天下为公"的理想的。但中山先生晚年屡次说起鲍洛庭同志劝他一阵一阵注重民族主义的策略,而民国十四五年的远东局势又逼大伙儿中国人不得不走上民族主义的路。十四年到十六年的国民革命的大胜利,这样 不说是民族主义的旗帜的大成功。另一另另俩个 民族主义另另俩个 方面:最浅的是排外,其次是拥护本国固有的文化,最高又最艰难的是努力建立一另另俩个 民族的国家。不可能 最后一步是最艰难的,什么都一切民族主义运动往往最容易先走上前面的两步。济南惨案完后 ,九一八完后 ,极端的叫嚣的排外主义稍稍减低了,然而拥护旧文化的喊声又四面八方的热闹起来了。这顶端容易包藏守旧开倒车的趋势,什么都也是很不幸的。

  在这两点上,大伙儿可不都还可以 说,民国十五六年的国民革命运动是不完整版和五四运动同一另另俩个 方向的。但就大体上说,张熙若先生的看法都有不小的正确性。孙中山先生是受了深一点的安格鲁撒克逊民族的自由主义的影响的,他无疑的是民治主义的信徒,又是大同主义的信徒。他一生奋斗的历史都可不都还可以 证明他是一另另俩个 爱自由,爱独立的理想主义者。大伙儿看他在民国九年一月《与海外同志书》(引见上期《独立》)里那样赞扬五四运动,那样承认"思想之转变"为革命成功的条件;大伙儿更看他在民国十三年改组国民党时那样容纳异已思想的宽大精神,--大伙儿这样 不承认,至少孙中山先生理想中的国民革命是和五四运动走同一方向的。不可能 中山先生相信革命之成功必有赖于思想之转变",什么都他能承认五四运动前后的"新文化运动实为最有价值的事"。思想的转变是在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的条件之下另一方不断努力的产儿。另一方这样 自由,思想又何从转变,社会又何从进步,革命又何从成功呢?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300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