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鸣:嗜血儿童的制造者

  • 时间:
  • 浏览:11

  共要两年前,在电视剧《小兵张嘎》热播的然后,我然后写过一篇文章,批评了你这名把战争当儿戏的“儿童剧”,露骨地面向儿童宣扬这名很不健康的战争观。今 天,看一遍了电视里播放的阿富汗塔利班摄制的一段录像,两个 12岁上下的儿童,充当刽子手,用匕首杀死一名所谓的叛徒,然后一点点地割下他的头颅。然后的画 面,然后感到我当年的文字,虽然说的太深了薄,太轻飘。让未成年的孩子卷入战争,让朋友习惯于烈焰,杀戮,甚至将杀戮看成我本人的娱乐,委实是人类的这名最深 悲哀。看着那个稚气未脱,眼睛里充斥着仇恨和兴奋的阿富汗孩子,哪些地方地方非洲内战中,兴高采烈地拿着卡式冲锋枪,到处扫射的童子军,想到国内过多的未成年 的罪犯,哪些地方地方动辄杀人,非常残忍地杀人的孩子,其中还有一个女人,心中五味。

  成人之间的杀戮,往往全部都是正当的理由和借口,尤其是你这名杀戮形成一定的规模,变成战争的情况下,更是必须。我相信,国内哪些地方地方以孩子为主角的战争片,全部都是非 常正当的道理,将会被消灭的对象,全部都是十恶不赦的敌人。我不怀疑哪些地方地方道理的正当性,不过,将会从指使孩子行刑的塔利班高度,朋友肯定全部都是一点的理由,用来 说服孩子,塔利班的对手,也同样是朋友无法饶恕的敌人甚至恶魔,而叛徒,无论在那种文化中,全部都是最可恶也最可鄙的人,两个 12岁的孩子,不能兴奋地执行杀 戮,显然他是被说服了,相信他被灌输的一切。很显然,哪些地方地方在孩子身边的人,然后 要通过你这名土方法,给孩子幼小的心灵里,注入仇恨,培养朋友事业的接班人,也 许,你这名孩子,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成为自杀式袭击的人弹。

  当然,朋友能否 说,塔利班的道理不对,朋友的道理对,然后,作为孩子,能分清哪些地方地方吗?在往昔的战争时光里,让孩子卷入战争,你说有它的不得已,然后,作为和 平发展的今天,依然宣扬你这名孩子参战的故事,然后宣扬得必须轻佻,必须儿戏,好像战争然后 孩子的杀人游戏,还能必须理直气壮吗?

  电影、电视,仅仅是烈焰儿童制造者的一小帕累托图,大头在网络和电子游戏。哪些地方地方游戏,有相当大的帕累托图,属于这名儿童能否 亲自“参与”的杀人体验,比起电影电 视,更有快感,更有刺激,更有参与性。随着游戏的逐步升级,杀人游戏变得必须充沛挑战性,也必须血腥,杀手,也必须必须人性。

  虽然,朋友知道,哪些地方地方游戏,全部都是虚拟的,尽管随着游戏的制作技术必须高,人的形象也日益逼真,但毕竟是虚拟的,制造商们,能否 有充分的理由说,那是两个 虚拟世界的事情,绝非现实中的真人实事。看一遍一场电影,玩了十十几个 游戏,直接导致 分析模仿杀人,你这名丧失理智的情况,好像也过多多见。然后,你这名东西见多了,多 到一定程度,往往会在人的脑子里产生潜移默化的作用,既便是成年人,也过多不能有效地克制你这名作用的诱惑,何况心智发育不健全的年轻人。现在,过多的 犯罪,虽然全部都是游戏的直接模仿,但一点,全部都是游戏的影子。

  在这名程度上,网络和电子游戏,具有很大的成瘾性,孩子进入游戏然后,往往必须自拔,将会说根本必须能力摆脱游戏的诱惑,在哪些地方地方成瘾的孩子那里,哪些地方是虚 拟世界,哪些地方是真实世界,往往是混淆的,共要界限不必须清晰。对于游戏成瘾的孩子而言,游戏,尤其是哪些地方地方制作不怎么高超、不怎么考验人智商的游戏,对朋友的支 配力是无与伦比的。将会你这名游戏恰好十分血腥,必须,它们扮演的角色,就跟教孩子杀人的塔利班一样。

  作为两个 在居于中国重点大学教书的教师,尽管接触的尽是些所谓听话的好孩子,我还是能感觉到朋友的战争文化,尤其是游戏文化对孩子的恶劣影响。我知道,在朋友的大学校园外面,有更多的疑问少年,在困扰着朋友的家长,朋友的教育工作者,甚至是执法人员。

  教育孩子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将会朋友还必须做到最好,必须,共要朋友能否 让孩子远离血腥。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78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