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湘:美国宪法是否仍需修正?

  • 时间:
  • 浏览:10

   美国宪法自从制定以来,经历很多次修正。迄今为止一共增加了27条修正案,前10条修正案是在1791年一次性生效,统称“权利法案”。此后的17条修正案是逐次通过的,包括废除奴隶制、扩大选举权、限定另一另一我其他人还都可以 被选为总统的次数不超过两次,等等,前会适应社会发展的都要,与时俱进。

   就说 我,在世界上所有成文宪法上端,美国宪法又是最刚性的。根据美国宪法第五条规定,任何一项修正案,都都要或是由国会参众两院三分之二的议员表决通过,或是由三分之二的州议会批准,而后还都可以 被提出;而在被提出之前 ,要得到四分之三的州批准还都可以 生效。以美国宪法第27条修正案为例,其内容是“正确处理影响国会薪资的法律生效,直到下一任代表被选出”,这项修正案在1789年被提出,但直到另一一个世纪之前 ,在1992年才取得了足够多州的支持而现在开使生效。美国宪法的制定者们希望通过你这一 严苛的系统程序要求,将修正案限制在那先 最重大的议题上,从而保持制度的稳定。

   在你这一 情形下,可能其他同学一次性倡议美国宪法都要再增加六条修正案,未免匪夷所思。不过,提出这项倡议的无须别人,假如有一天当代美国无可置疑的宪法权威、前任最高法院大法官约翰?保罗?史蒂文斯(John Paul Stevens)。史蒂文斯在1975年由福特总统提名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2010年退休,在任期间其立场逐渐从上端派走向自由派。今年4月,他以94岁的高龄,出版了《六条修正案:如保以及为什么会么会会 会 改变宪法》(Six Amendents:How and Why We Should Change the Constitution)。此书既是他毕生法学思想的结晶,也体现他对当今美国社会的忧患意识。

   史蒂文斯倡议的六条宪法修正案,内容包括废除死刑、严格控枪、强化对竞选活动中的政治献金的监管、赋予法官权力以阻止出于党派政治利益而改划选区、联邦法律和条约高于各州法律、各州不得以州权为借口妨碍国会法案的实施。其中尤以控枪和政治献金这两项议题最受公众瞩目。近年来,美国社会存在了两大显著变化──放宽枪支管制、给政治献金大开方便之门,其根源正是来自最高法院的决定。

   就放宽枪支管制而言,最高法院308年在“哥伦比亚特区诉黑勒案”( District of Columbia v. Heller)中,以五票支持、四票反对的比例,做出了一项指标性判决,有史以来首次确认了宪法第二修正案保障我其他人拥有枪支自卫的权利。宪法第二修正案的原文是:“受到良好规范的民兵部队对于自由州的安前会必要的,人民持有及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容侵犯。”(A well regulated Militia being necessary to the security of a free State,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keep and bear Arms shall not be infringed.)直到308年之前 ,在超过另一一个世纪的司法实践中,最高法院对这项修正案前会采取狭义解释,将其适用范围限制于“良好规范的民兵部队”,而非支持我其他人的持枪权。即使是由尼克松提名、以保守派立场而著称的前任大法官沃伦?伯格(Warren Burger),也另一一个公开抨击美国步枪法学会等利益集团试图将第二修正案适用于我其他人持枪权的做法是美国社会“最大的欺诈之一”。

   但时移世易,到了小布什总统执政期间,可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职位冒出另一一个空缺(一是上端派大法官奥康纳退休,一是保守派大法官伦奎斯特去世),小布什总统得以提名两位保守派大法官,从而使得另一一个政治立场就可能相当保守的最高法院──正是你这一 最高法院在30年通过裁决,在一场极具争议的大选中将小布什送上了总统宝座──变得更加保守。正是另一一个的人事安排,使得保守派在五比四的裁决结果中赢得了关键的一票。

   就给政治献金大开方便之门而言,最高法院在今年4月以五票赞成、四票反对的比例,裁定从1974年现在开使实施的限制我其他人政治献金的法令无效。你这一 裁定是最高法院在2010年对“联合公民诉联邦选举委员会案”(Citizens United v. 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所做裁定的延续,在那起案件中,最高法院同样是以五票赞成、四票反对的比例,认定国会制定的《两党选举改革法案》含高关限制商业机构资助联邦选举候选人的条款违反了宪法第一修正案的言论自由原则。最高法院的这两项裁定,是原因分析分析将政治献金等同于言论,“Money talks”还都可以 通行无阻,对美国社会产生了巨大冲击,用《纽约时报》社论励志的话 说,“侵蚀了矗立了整整另一一个世纪的商业公司与选举政治之间的高墙”。

   在“哥伦比亚特区诉黑勒案”和“联合公民诉联邦选举委员会案”的裁决中,史蒂文斯都属于持反对意见的少数派。他可能退休而未能参与今年关于放开政治献金限制的裁决,但无疑也持反对意见。

   在控枪那先 的什么的问题上,史蒂文斯认为,都要强化枪支管制,还都可以 扭转美国近年来枪击案频发的恶性局面。他相信,经过充分的时间和充分的反思,美国民众在枪支那先 的什么的问题上可能得出和就说 我国家民众同样的看法,不再坚持“美国例外”。

   在政治献金那先 的什么的问题上,史蒂文斯一针见血地指出,把政治献金等同于言论并非 是错误的,可能那样可能允许某一选区之外的势力通过金钱来影响该选区的选举,是原因分析分析选举结果前会反映本地选民的意愿,假如有一天维护选区之外的就说 我势力的利益。这在根本上是和民主制度相悖的。

   根据惯例,持反对意见的少数派大法官前会精心撰写我其他人的意见,希望今天的少数派意见还都可以 被未来最高法院的多数派所接受,从而影响未来的裁决。就说 我史蒂文斯走得更远,直接呼吁修宪。在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 一位在任或是退休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做过类式的举动,更何况他可能是耄耋之年。

   史蒂文斯的这本书在美国社会引起了强烈反响。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凯斯?桑斯坦(Cass R. Sunstein)在《纽约书评》发表文章,将史蒂文斯誉为“重建宪法之父”。他认为,美国“宪法之父”麦迪逊前会赞成史蒂文斯,可能麦迪逊主张“建立普遍的政治平等”,而史蒂文斯倡议的六条修正案正是你这一 精神在21世纪的延续。

   芝加哥大学法学院教授埃里克?波斯纳(Eric Posner)则有不同看法。他在网络杂志Slate上发表书评指出,史蒂文斯正确地看一遍了美国社会面临的紧迫那先 的什么的问题,就说 我他错误地将正确处理那先 的什么的问题的希望寄托于增加他所提出的六条修正案。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大伙还都可以 严肃地讨论史蒂文斯提出的修正案,就说 我在美国,可能宪法第五条的严苛限制,不想再增加二根另一一个的宪法修正案几乎是可能的事情。美国上一次提出宪法修正案是在20世纪70年代,最近数十年来,可能没有 任何严肃的政治运动是以修宪为目标。既然不容易修宪,各种压力团体就试图通过影响最高法院对于宪法条文的司法解释来在事实上改变宪法。

   埃里克?波斯纳总结说,要正确处理你这一 糟糕的情形,首先都要增加二根针对宪法第五条的修正案,降低修宪的系统程序门槛,其后还都可以 谈得上正确处理就说 我那先 的什么的问题。

   事实上,可能修宪变得容易,势必降低最高法院凭借对宪法条文进行司法解释所形成励志的话 语权。美国最高法院究嘴笨 质是精英政治的堡垒。有关修宪的争论,归根结底体现了当今美国社会对精英政治的争议。

   (本文作者黄湘是资深政经文化编辑,现旅居美国。来源:华尔街日报)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55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