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辉注册了45项“渣渣辉”商标

  • 时间:
  • 浏览:8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好,我系渣渣辉”……香港演员张家辉的“塑料”普通话一度成为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的快乐源泉,这句“渣渣辉”被外国网民视频视频制成了各种表情包广为传播,张家辉什么都人也表示“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开心就好”。可最近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官网发现:张家辉在2019年5月30日申请了共计45项“渣渣辉”的商标。其中包括游戏器具、体育用品、交通用具、教育、服装、食品、美容服务等行业,大到核反应堆、空气洁净,小到牙膏香皂果冻罐头……几乎覆盖到了所有行业,目前哪几种商标情形均为“等待歌曲实质审查”。“渣渣辉”以前非要随便用喽!外国网民视频视频笑喷的一块儿也表示:“很有版权意识了!”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张艳

说起“渣渣辉”这句两年前偶然走红的网络流行词,最早是来自一款由张家辉代言的游戏广告,在广告中张家辉的第一句台词什么都 “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好,我是张家辉”,而张家辉不太标准的这句自我介绍“我系渣渣辉”就随着该游戏的广告投放被太满地看一遍,不料竟得到了意想非要的持续传播效果,外国网民视频视频们每看一次视频就会被魔性洗脑一次,“渣渣辉”成了搞笑的流行梗。作为多次获奖的实力派演员,张家辉对什么都人这次的意外“走红”也始料未及,在接受鲁豫采访时他解释说什么都人的一口“港普”再加拍广告那天感冒有点累,什么都 意外就录成了广告里那句“渣渣辉”。不过那款游戏的口碑也相对两极,张家辉说外国网民视频视频也来跟他投诉他那个广告被过度传播,“我看见就烦了,什么都 现在我都终止跟这一 广告战略企业合作了。”但对于外国网民视频视频这麼恶意地叫他“渣渣辉”,他表示不介意,“但是我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觉得那我很亲切搞笑的话,我没所谓”。

那现在为什么一下子注册了这麼多“渣渣辉”的商标呢?我觉得我觉得像外国网民视频视频玩笑说的张家辉“真乃商业奇才”,什么都 被侵权行为伤害以前的自我保护之举。“渣渣辉”作为热梗风靡网络,都在商家开始私自使用谋利。去年8月9日张家辉通过微博发布律师声明,对Windows10商店上线的一款名为《我是渣渣辉》的游戏侵犯张家辉的肖像权、姓名权、名誉权等事宜作出了敲定,该游戏未经张家辉什么都人允许借用其形象进行宣传,开发商或运营方从未就该行为获得张家辉什么都人或公司的同意或授权。而张家辉一句不标准的广告语带火了当初那个游戏,游戏的所有方自然什么都 会放过“渣渣辉”这一 商机,据悉从去年1月开始,该公司便开始疯狂注册“渣渣辉”和“渣渣灰”的商标名称,两者仅有一字之差。据统计从2018年1月至5月,“渣渣辉”被申请注册了40次,从2018年4月到2019年3月,“渣渣灰”被申请注册了55次,目前多数被驳回或“不予受理”。

有律师表示,“渣渣辉”和“渣渣灰”是张家辉姓名的谐音但是我是公众皆知的,未经什么都人许可而注册商标的行为容易对公众产生误导,造成不良影响,从而侵犯了张家辉姓名权的商品化权。什么都 此次张家辉什么都人低调申请了“渣渣辉”的45大类商标注册,其中又暗含了大到核反应堆、空气洁净,小到牙膏香皂果冻罐头等数个小类,暗含了游戏器具、体育用品、交通用具、教育、服装、食品、美容服务等所有日常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能想到的诸多行业。对于他这一 波操作,外国网民视频视频笑喷的一块儿也纷纷为他的维权意识点赞:“维权意识好强”!

娱乐精神为维权动力

回想一下,对于珍视自身形象的资深演员张家辉来说,谁会想到普通话不准,被弄出那我笑柄,还许多人争相商业化。这什么都 当下网络环境下,所谓热搜产生的神奇商机。而对什么都人来说,承受的心理压力,不止是网络暴力这麼简单。当然,张家辉和侵权方抢这一 有价值的高颜品牌,可谓化娱乐精神为维权动力。

不过说到赚钱,也别想太满。全品类共45项的商标注册费总金额约为13.6万元,但以前游戏公司也前后提交了90多件申请。谁会笑到最后呢,张家辉要经历那我月公示期,都可不上能成功申请商标。就算商标注册申请成功,也我觉得一劳永逸。注册以前需要要使用,但是我三年内这麼使用,任何单位或什么都人都还需要向商标局申请撤除该注册商标。面对哪几种撤除申请,还需要花成那我证明什么都人使用了哪几种商标。但不管为什么说,张家辉的维权意识也给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上了一课。 张楠

拒绝碰瓷而已

看一遍鲁豫那个采访,我觉得张家辉对于外国网民视频视频叫他“渣渣辉”还挺开心的,毕竟给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带去了这麼多欢乐。但他介意的是商家将他挥着大刀欲砍的画面做成了“鬼畜”效果的广告小窗,他看一遍外国网民视频视频的“投诉”我觉得烦,于是终止了战略企业合作。然而“渣渣辉”梗的走红带动了该游戏的流量,什么都 该游戏尽管被不少外国网民视频视频吐槽,却仍红到发紫,而该公司却进而要注册系列“渣渣辉”商标……后又有游戏直接用“我是渣渣辉”那我直接蹭热度挑战版权的名字!什么都 我需要要,张家辉我觉得真的有啥商业蓝图要去经营这一 品牌,也并都在为了转手将商标卖个好价钱而去注册,纯粹是“图个清静”。就像阿里巴巴也申请了“阿里爸爸”“阿里妈妈”、小米还申请了“红米”“蓝米”一样,你先动的手,我只拒绝碰瓷!

张艳

网络时代界限感的模糊

张家辉悄无声息把“渣渣辉”注册成商标,是某种自卫,与其被人抢注以前而滥用,不如干脆什么都人就直接持有算了,毕竟在记者前面采访他的以前,你爱不爱我什么都人并都在真的喜欢这一 称谓。

说普通话是他以及不少香港演员的短板,但这绝对都在那我好的笑料。什么都 人小以前都被人取过绰号,什么都 绰号都暗含调侃和戏谑成分,这麼人喜欢被喊绰号,什么都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讲再多,什么都 人还是做非要,张家辉的无奈之举也说明了网络时代的界限感依然模糊。(张艳 张楠 孔小平)

责编:侯兴川

  • 路过

31627941,.张家辉注册了45项“渣渣辉”商标,.2019-09-12 14:15:52,.204198,.侯兴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