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卫平:黄金甲:迄今大片中最无生气的

  • 时间:
  • 浏览:34

  大片等于大的形象工程片?

  巩俐扮演的皇后甫一出场,浓妆艳抹,酥胸袒露,高高的发髻,华贵的服饰,立即令人联想到这是“三个 人”还是一座“形象工程”?浓重的装扮之下,演员三种 特有的精神气质荡然无存,亲戚亲戚我门看的就是附加在她身上的什么东西,是由她的身份地位堆砌起来的外观,她当时人于其中几乎不得动弹。

  大片有大的资金投入。在这部影片中,什么资金仿佛主要用来建造其他大的“工程”了:宫廷的结构装修工程(尤其是雕花的廊柱工程)、从刺绣品到满地花盆的菊花工程、长裙拖曳的服装工程、熬制中药的广告工程、像蜜蜂一样奔跑的工兵工程、如团体操般整齐划一的战争工程、以死亡士兵尸体堆积起来的英雄工程(周杰伦),以及影片开头着力展示的大批酥胸与玉腿的工程。

  有可不都可不后能 也能 多华丽眩目的工程,令人感觉这是都不 一部有关装修可能某个开幕式预演的巨片?电影的主要工作难道在于搭制作为奇观的布景?制作布景的难易程度及其电脑的技术含量,则代表着电影三种 的优劣及技术含量?可能回答是肯定的,可不都可不后能 也能 摄影机就要重新变回照相机、电影学则要变成土木工程学了。

  “工程”的特点在于其系统性和封闭性。同样的符号再三冒出,自我繁殖般一味堆积,借此造成三种 虚假的镜头连贯或叙事推进,着实任何外在的因素都无法加入进来,就像什么摆得密不透风的菊花花盆,可不都可不后能 也能 任何缝隙,体现出三种 厚度的排他性。从这些 厚度都看去,由各部门掌管完成的这部系统化工程大片,是迄今所有大片中最过低生气和活力的。笔者指的是它在几乎所有方面,都不 与亲戚亲戚我门占据 的现实和精神有着任何交流。

  “大”片之“小”

  众多的工程连接起来有无通往希望之路?不。它们加起来正好等于绝望工程。在所有什么华丽外表之下,亲戚亲戚我门看见了什么?仍然是勾心斗角、阴谋诡计。影片高调的外观与它阴郁的内容着实无须相符。

  用不着以曹禺的戏剧做依托,张艺谋电影中可不都可不后能 也能 就不乏这些 乱伦、偷情、仇恨的元素。不同的是,这回占据 在皇宫的高墙之内。而且 难题来了:三个 哪怕是大户人家出理 丑闻的最好的办法,有无也适合于三个 皇宫结构出理 诸可不都可不后能 也能 类的事务?

  影片中的国王得知皇后与当时人的儿子乱伦以前,所采取的最好的办法是让她慢慢中毒身亡,这件事情他可不都可不后能 也能 暗地里吩咐太医偷偷地去做。然而贵为皇帝,他为什么我做不时要,难道还时要像现在可不都可不后能 也能 藏藏掖掖地身后下手?照影片中的解释,皇帝是顾虑当时人可不都可不后能 也能 受惠于其父梁王,但谁能将目前可不都可不后能 也能 投毒的做法,仍然看作恻隐之心的体现?

  再比如太医的妻子、面部刺字的那位四十岁的女人 ,她可不都可不后能 也能 是皇帝的情人,照影片中巩俐的说法,她是皇帝唯一爱过的四十岁的女人 ,如今她却与皇帝天各一方。与《雷雨》中的周朴园对待侍萍一样,皇帝也在墙上永久地挂着旧情人的画像,并教导儿子将插在身后的茱萸多戴几天,以此纪念当时人的生母。这里全部混淆了三个 时要好名声的封建家长,与至高无上的皇帝之间的区别。什么都不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举这三个 例子是想表明,所谓大片之大,时要有足以构成大片三种 的内涵和规模,时要有传奇性质的英雄业绩英雄美德,也能开创新格局、新视野;在经过一系列冲突较量以前,也能实现新的正义和达致新的公平。总之,时要其他光明磊落的所作所为,体现比较正面的价值,可不都可不后能 也能 也能为观众所认可,令亲戚亲戚我门心满意足,完成影片的娱乐功能。可能就是将占据 在小空间的什么扭曲压抑之事,搬到富丽堂皇的皇宫中来,以为背景放大了人物升级了就成为大片了,这是对于大片深深误解。

  包括亲生儿子元杰在得知母后的处境以前起兵造反。同情母亲时要理解,而且 率兵起义岂是儿戏?这场战争的正义性何在?说翻脸就翻脸,置自身与国家的安危于不顾,这更像是造反的游民秀才黄巢所为。影片中什么草率的出理 ,其格局和气象都太小了。我是说构成亲戚亲戚我门行动的什么理由,看上去太小家子气了。

  也太“精英”了。影片的结局是悲剧:投毒的皇帝也可不都可不后能 也能 得到惩罚,他将小儿子暴打至死也可不都可不后能 也能 得到清算,并继续从事着加害皇后的营生,什么都远远不符合商业片所要求的扬善惩恶或大团圆的结局,相反,这是十分“另类”的做法。在这些 意义上,如同影片《无极》,什么艺术片出身的大导演,迄今还可不都可不后能 也能 找到与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相沟通的基本语言。而你会通过拍摄大片来挑选 当时人艺术片导演的身份,同样是不理解商业大片的脉络所在,完都不 南辕北辙。

  法有无法

  皇帝背地里下药,皇后背地里乱伦,大王子背地里偷情,二王子背地里起兵,三王子背过身来要求权力,太医一家三口也都不 积极配合皇家成员,从事不同的地下活动。似乎每三个 人都不 甘心现状,有着别样的诉求。

  难题还在于可不都可不后能 也能 一群心怀鬼胎的“不法分子”,亲戚亲戚我门如何在现存秩序中安身,如何适应这些 秩序?又如何代表着这些 秩序、使得这些 秩序得以运行?什么疑点重重的人物,令人想起张艺谋的什么早期电影如《菊豆》、《大红灯笼高高挂》等。

  答案是亲戚亲戚我门也能从容顺利地过三种 “人前身后”的双重生活。尽管亲戚亲戚我门对于现存秩序以及身后的理念无须认同,是一批毫无信念的人,而且 对于祖上的规矩十分捻熟,对既定多多线程 运行及其语法非常精通,照搬不误。当着众人的面,亲戚亲戚我门乐于标榜当时人是祖先遗产的继承者。关键时刻先祖的法律挺身而出,用来保卫亲戚亲戚我门。

  而且 ,在张艺谋的电影中,“多多线程 运行”与“家法”始终是重要的叙事角色,《黄金甲》中的“定点报时”与《大红灯笼高高挂》中“点灯”、“灭灯”的播报如出一辙,都不 为了强化现存秩序不可撼动的性质,造成那种牢不可破的印象。可不都可不后能 也能 ,像元杰可能杨天青可不都可不后能 也能 合格或不合格的挑战行为,可不都可不后能 也能 是自取灭亡了。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语言学和文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2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