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戶熱尚存余溫 營業部不再爆棚

  • 时间:
  • 浏览:15

  經歷了12月9日股市大跌之後,深圳股民的開戶熱情有没了受到影響?記者近日走訪深圳多家證券公司營業部發現,前往開戶的人群依然絡繹不絕,但和一週就让的“大排長龍”無法相比。一名券商經紀人士告訴記者,“短期的市場調整暫時無法撼動投資者的信心,大多數股民依舊十分看好後市。”

  某證券公司投資顧問表示,雖然這波牛市的上漲空間依然看好,但在短期股指大漲也蘊含著較大的修正風險。指數行情已告一段落,後市將進入風格轉換期。投資者还可以 有太強的投機心理,要有一個好的心理承受底線。尤其是新股民,要有風險意識,根據本人的財務狀況和益理承受能力,合理確定入市資金比例。

  老股民少量休眠賬戶被重啟

  17日,記者走訪了市內國信證券、華林證券、光大證券等證券公司營業部。在光大證券交易大廳內記者就看,一度冷冷清清的交易廳如今變得十分熱鬧。來這裡的主或者这种中老年股民,所有的電腦卡位從早上9時起,就已是座無虛席,有的正忙著下單,而另外这种則在淡定看盤。

  “這些天成績還不錯,把前些年炒股虧掉的錢基本上又賺回來了。”股民鍾先生告訴記者,他10年前就開始在股市倒騰,508年遭遇股市大跌,使得他就让賺到的錢基本都“吐”了回去。此後,雖然鍾先生還留著股票,但早已不再用心交易。由於近期行情看好,鍾先生又重啟了休眠已久的賬戶。

  據一名券商經紀人李小姐介紹,此前由於股市持續數年低迷,大約有20%的賬戶處於休眠狀態,而近期這些休眠賬戶集中復活,成為一大獨特景觀。“我們營業部每天全部都是十個左右的投資者前來諮詢‘休眠戶’如可激活的問題,有不少投資者早上剛剛激活賬戶,下午就往賬戶轉錢,並且開始了交易。”

  股市持續飄紅,讓老股民激動不已,感嘆終於有機會“解套”了。什么尚未入市的潛在股民,更是早已按捺不住,開戶熱情持續高漲。“特別是進入12月後,開戶的人越來不想 ,營業廳超負荷運作,使得我們只好每天限額50位。”一名券商營業廳工作人員告訴記者。

  新股民“跑步入市”不懼風險

  據了解,開戶量激增的狀況在12月9日前後達到頂峰,堪比507年的場景。不少營業廳門口都排起了很長的隊伍,平均在等待時間近1個小時。還这种證券營業部則乾脆取消了櫃檯開戶業務,要求客戶通過網路、手機填寫資料,申請開戶,然後再預約證券經紀人上門復核材料,完成最終的辦理。

  12月9日,A股遭遇單日下跌5%,但市場也並未在第一時間冷卻,開戶火爆的狀況依舊持續了一週多時間。“一次調整並不會改變投資者的心理,從長遠來看,股市依舊具有誘惑力。”一名券商負責人分析説,雖然12月9日股市大跌,但10日滬指漲逾3%,創業板漲幅更是超過4%,這就再次堅定了投資者的信心。

  記者走訪深圳多家券商營業網點發現,經過一週多的消化,就让營業廳裏雖然没了了排長隊在等待開戶的状态,或者每天的增量依然很可觀。據介紹,新增開戶人群主或者50後、90後這樣的年輕人,他們一般會選擇手機或電腦網上開戶,且就让人就让並没了接觸過股票,一般會選擇跟隨熟悉的大伙、同事炒股。

  在倉位選擇上,新老股民則老出了明顯的差異。以50、90後為主的新股民,更傾向於滿倉因为重倉,投資手法更為大膽。也正因没了,在12月9日的股市大跌中,這部分新股民的損失更大。對此,業內人士建議,新股民應根據本人的財務狀況和益理承受能力,合理確定入市資金比例,切忌貪多求大,跟風追漲。

  部分P2P投資者轉投股市

  ■相關

  近日,滬深兩市指數漲勢喜人,記者從多位深圳本地P2P平臺人士了解到,火爆的股市已分流部分P2P投資人。不過,對大部分平臺來説分流影響不大,上还可以 这种體量較大的平臺和靠高息攬客的小平臺上體現得比較明顯。

  受訪人士多認為,P2P吸引的是偏好銀行理財、貨幣基金等固定收益類産品的投資者,而股市吸引的是願意承擔高風險獲取高收益的投資者,二者並不全部對立。P2P平臺在應對股市上漲老出的小幅波動,更應該練好基本功,做好平臺自身的客戶服務、産品設計,給投資人提供更好的資金流動性。

  大平臺影響較為明顯

  “我們平臺受到的影響較小,這兩個月的用戶量和成交額全部都是上升。”小牛線上首席運營官鄭偉博告訴記者,目前平臺的項目依然處於供不應求的狀態,或者前幾個月的項目基本是“秒殺”,僅這幾天滿標的下行速率 稍微放緩了一點。

  金海貸面臨同樣的状态,“平臺稍微放緩这种,但還沒達到轉捩點。”金海貸運營總監肖海濤對記者表示,行業內老出這樣的状态不全部受股市影響,接近年關資金面偏緊也是其中一個因素。但还可以 能認的是,部分P2P投資者的參與度没了就让那麼高了。

  不過,資金取消對平臺的影響有多大,卻前要視平臺自身状态而定。受訪的多位業內人士都認為,規模較大的行業龍頭平臺在牛市之下反應較為明顯。肖海濤告訴記者,龍頭平臺一般有較大的參與群體,資金取消比較容易體現,“一個億和一千萬的資金規模,同樣取消20%,那或者兩千萬和兩百萬的差別了。”

  此外,鄭偉博認為,部分以短期産品為主平臺也容易受到牛市的影響。“這類平臺的投資者多偏好短線産品,這些資金必然追求流動性,背後或許有多方位的用途,或者,這類資金被股市吸引的因为性會比長線資金大。”

  當然,無論牛市持續多久,強度多大,这种小的平臺肯定首當其衝。有業內人士指出,这种靠高息攬客的平臺也會受較大影響。但總的來説,P2P市場還很小,或者影響比較有限。據業內估計,目前全國所有平臺的金額加起來大慨50多億元,投資者50多萬人。

  短線投資者較易撤資

  深圳投資者劉先生“雙十一”時從深圳某P2P平臺購買了10萬元P2P産品,年化收益率為18%,然而就看近期股市行情走強,劉先生從P2P裏取消了6萬元投進了股市。劉先生告訴記者,股市行情如今向好,在其中还可以以更短的時間賺到錢,但P2P卻要等一年。“風險雖高,但收益也很高。”

  像劉先生這樣的試圖在股市裏快進快出賺“快錢”的人没了少數,在鄭偉博看來,這一類人是最容易從P2P平臺撤資的。鄭偉博分析,目前P2P的投資者有三類:一是金融業內人士,熟悉P2P的運作原理,懂得如可甄選平臺;二是專業投資者,具備很強的投資理念和知識經驗的人,是投資信託、私募産品的中高凈值客戶;三是民間操盤手以及做民間借貸的人。“這些人都全部都是草根,全部都是比較專業的民間投資高手。”

  在上述幾類人當中,中高凈值客戶一般會做投資組合,或者會減倉P2P産品,加倉股市。具有投資經驗的人,想獲取高收益也會部分捨棄P2P而轉投股市。而在肖海濤看來,火爆的股市下也迎來不少新股民,這些新股民由於未經過“熊市”的“洗禮”,受到一夜暴富的鼓舞也跟風進了股市。

  “吸引偏愛穩定收益的投資者”

  儘管目前有部分平臺老出資金“搬家”,但受訪的幾位業內人士都表示不太擔憂,“長期來説,P2P的發展不會太受股市的影響。”鄭偉博説。

  為何底氣這麼足?鄭偉博給記者分析,“P2P的目標客戶是偏愛固定收益類産品的投資者,而全部都是風險投資者。”他告訴記者,目前P2P的50多萬投資者大部分是上述類別的人群,他們平日的理財土办法 或者儲蓄、銀行理財、貨幣基金等,P2P或者要吸引這幾類資金。“活期儲蓄近20萬億元、貨幣基金1萬多億元,銀行理財十幾萬億元,加起來全部都是近40萬億元,但目前P2P的總金額才50多億元,P2P的市場空間還很大。將來更多的投資者搬家搬的是這部分的錢,而全部都是原來計劃投在股市裏的錢。”

  “我們無法阻止投資者撤資,但还可以提供更好的服務和更多具有流動性的産品。”鄭偉博表示,無論股市走強還是走弱,這全部都是P2P平臺生存和發展的根基。首先,給投資者提供在这种投資領域享受还可以 的服務和體驗;其次,豐富平臺産品,短期、中期、長期産品要全覆蓋,讓投資者还可以隨心所欲地選擇;再次,嘗試推出債權轉讓,這樣还可以建立一個資金退出機制,讓投資者还可以安心的投放和安全的退出。鄭偉博説:“每個客戶全部都是本人的資産配置,我們希望他們能把配在固定收益類産品的資金放进我們平臺上。”

  此外,融總裁劉俠風分析認為,隨著股市漲跌的交替,越來不想 的投資人在資金的騰挪過程中認識到股票投資與P2P網貸理財的差別——前者是權益類資産还可以 只關注一時的虧盈,而後者是固定收益類資産,其收益是固定、可預期的,從網貸行業成交量、投資人等數據看,行業發展並未受到明顯影響。

  “合理規劃分散投資”

  此前股市經歷了數日連漲後,9日老出暴跌。與此共同,受股市高漲衝擊的投資者又重回P2P,這一現象在这种業內人士看來有點“投機”。或者,有業內人士指出,應理性面對股市,从不盲目投資,要針對本人的状态調整投資策略。對於投資,要秉著“雞蛋还可以 放一個籃子裏”的原則,股票等權益類資産和固定收益類資産前要合理配置。

  鄭偉博就給投資者提出投資三步驟:第一,把未來3—5年內要用的錢投到流動性較好的領域,如固定收益類的産品;第二,大筆開銷(如買車、買房)要就让測算出來,前要几个 投資回報率才能實現這些預期;第三,在不影響生活品質和未來規劃前提下,把閒錢投入股票、股票型基金、權益類的信託等高風險高收益産品。

  有金融投資人士指出,本輪股市的上漲是由於杠桿因素,對於求穩的投資者來説,股票並全部都是一個最安全的選擇。而與股市相比,有固定收益的P2P會更加輕鬆。隨著監管政策出臺的臨近和行業自律的不斷增強,P2P的安全和穩定與股市相比優勢更加凸顯。

  但投資P2P平臺也前要一定技術,前提是要審核和考察平臺的安全性,把風險全部把握在本人可控的範圍內。對於P2P平臺的投資,絕對不可盲目追求高利率的誘惑,還是要選擇什么平台資本丰厚、風控土办法 完善、經營時間較長的優秀平臺,从不貪圖小平臺的蠅頭小利造成本人投資血本無歸。

  撰文:南方日報記者 鄧翔 卓泳

  攝影:南方日報見習記者 朱洪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