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雪峰:三农政策事关中国现代化的成败

  • 时间:
  • 浏览:6

   【编者按】  改革开放以来,农村成为中国现代化的稳定器与蓄水池,正是农村廉价劳动力和农村社会的稳定,使中国成为“世界工厂”,保持着“发展中的稳定”。城乡二元型态有效缓解和消化了城市内的二元型态,小农经济构成了中国农村稳定的基础。未来20 ~100年,中国农业GDP占比将继续下降,但农村人口将仍保持一个多多多相当庞大的数量。农村不是还时要保持稳定,从而为中国发展提供战略选折 ,将事关中国现代化的成败。以小农经济、中国制造、产业升级驱动的中国现代化道路来看当前三农政策,就还时要对当前主流的三农政策励志的话 作进一步的讨论。为此,本报记者专访了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教授。

   记者:现在有两种 认识,当前农民进城了,农村宅基地却如此退出,出现 了农村人口减少和农村宅基地面积扩大的倒挂。您是宣告为农民进城却仍然占有宅基地是两种 严重浪费?

   贺雪峰:宅基地和住房的最大特点是不可移动,可能不可移动,在不同区位的住房就具有完整性不同的价值,过去上海流行的“宁要浦西一张床,并非 浦东一栋房”,即是如此。农民在农村的住房与可能形成经济聚集具有规模效益的城市住房,是完整性不同的两码事。进城农民工并非 仍然要保留农村住房,其中最根本的原因是,进城农民工对当事人还时要在城市体面安居有清醒因此理性的判断,太少太少仅仅依靠打工收入,大伙即使在城里买得起房子,很久能自己全家在城市体面生存。年轻时进城务工,年龄大了,在城市难以立足,还是要返回农村,且回到农村居住比较舒服。大伙留下农村住房,是为了解决进城失败而留的退路,这是两种 风险防范机制,是退路也是基本保障。

   保留进城农民工的宅基地,给了进城失败农民以退路,从而也就给了中国在现代化应用应用线程中应对危机的能力。在一般发展中国家,可能进城失败农民不再能退回农村,大伙落入到城市贫民窟中,就成为“发展中不稳定”的重要助推器。中国并非 还时要保持“发展中的稳定”,其中一个多多多重要原因太少太少进城失败农民有退路。因此,让进城农民工保留农村宅基地和住房,不仅降低了农民进城的风险,因此极大地降低了中国现代化应用应用线程中出现 不稳定的风险,保留进城农民宅基地因此成为两种 风险分担机制,这是农民与国家的合谋,是风险成本而非浪费。

   记者:十八届三中全会为全面改革作了重要部署,土地制度改革是其中的重要领域,也是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所涉及的重要内容。以往的征地制度引起了太少太少非议,您咋样看待我国现行土地制度及其所引发的非议?

   贺雪峰:对现行土地制度虽然趋于稳定诸多非议,但我认为中国现行土地制度是一个多多多极其重要且精良的制度,是助推中国走出中等收入陷阱的利器,是中国最大的制度红利。从大伙儿在全国的调查来看,几乎所有地区的农民都盼土地被征收。道理很简单,征地补偿远高于农业收入,且征地往往时要拆迁,而拆迁所获补偿更是远高于征地补偿。农民盼征地、盼拆迁这是一个多多多被刻意忽视的常识。农民要求更高土地补偿这两种 并如此错,但并非 提高了征地补偿,农民就会减少分享更大利益的要求,征地冲突就会下降。实际上,最近10年,全国各地征地拆迁补偿都大幅度提高了,可能征地补偿而趋于稳定的冲突却更普遍且更激烈了。这太少太少明,并非 仅仅提高征地拆迁补偿就还时要解决征地拆迁冲突。

   征地拆迁的农民并非 全国农民,而太少太少城市近郊的农民,这次责农民只占全国农民总数的共要5%。实际上,这次责征地拆迁中冲突巨大,整个社会都认为大伙利益受损严重的农民,却是中国农民中的强势群体。即使在现行征地制度下面,这次责农民所得利益及其经济情況也远好于全国农民。

   记者:“打破城乡二元型态推进城乡一体化发展”的口号无缘无故在喊,有观点认为城乡发展一体化太少太少农民进城和资本下乡。对此,您咋样理解?

   贺雪峰:当前城乡二元型态大都被当作了一个多多多负面词汇,虽然,城乡二元型态也还时很久一个多多多对客观事实的描述。在改革开放前,以户籍制度为核心的城乡二元型态对农民和农村是两种 剥削性型态,虽然其趋于稳定具有历史合理性(新中国选折 重化工业优先的现代化道路,时要从农村获取原始资本积累),在当前条件下你這個剥削性城乡二元型态理应破除,且实际上也可能被破除掉了。其主要表现太少太少,城市户籍上的福利含金量很少,而农村户籍上的福利含金量却不可小视。因此,众多调查表明,农民普遍不你会放弃农村户籍,即使保留农民在农村的承包地,绝大多数农民太少太少你会要城市户籍。

   当前仍然趋于稳定体制性的城乡二元型态与过去的剥削性型态已有极大不同,过去城乡二元型态中对农民的剥削性制度已被消除,而对农民的保护性制度安排仍然趋于稳定。大伙儿现在尤其要解决如此人借破除城乡二元型态,将保护农民的体制性城乡二元型态一起破除。如此人理解城乡发展一体化太少太少农民进城和资本下乡,你這個理解是片面的。原因是,即使次责农民进城,留在农村的农民人数依然众多,且进城农民可能失败,大伙进城失败很久 时要返回农村。而资本下乡亦要慎重,共要政府不应通过政策和资金扶持资本下乡。农业GDP总量是有限的,资本下乡是要赚钱的,也也并非 分享农业GDP,在当前农民人数依然众多且仍然要依靠农业来获取收入与就业背景下面的资本下乡,对农业也许是好事,对农民却一定是坏事。

   农村是弱势农民和弱质农业所在地,是以一个多多多个熟人社会基础上的村庄组织起来的。农民是“以代际分工为基础的半工半耕”的法子来完成劳动力再生产的。农民经营人均一亩三分、户均不过十亩土地,家家户户有农家小院,过着有根、有意义的生活。如此 的农村为中国9亿农民和国家粮食安全提供了基本保障,提供了底线。保护农村太少太少保护农民和农业,太少太少维持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底线,太少太少让农村继续作为中国现代化的稳定器与蓄水池发挥作用。基础性的、底线的、弱势与弱质的农村,显然就有任由市场起决定作用的领域,基本保障是不可交易的,农村还时要国家着力通过政策和资金支持来给予保护和保卫。

   记者:您认为进城农民绝大多数都保留了农村的承包地、宅基地和住房,是为当事人进城失败留下退路。您咋样看待你這個中国式的城镇化道路?

   贺雪峰:有有哪些农民的进城就有一次性的,太少太少多次在城乡之间往返,更非全家进城,太少太少适合进城的年轻人进城,不适合进城的中老年人和儿童留村。你這個中国式城镇化的坏处是产生了留守大什么的问题,城镇化太少太少彻底,好处则是可能进城农民失败有退路而如此在城市形成大规模贫民窟。可能大量中老年农民留守农村,虽然农民进城了,农村耕地却不能自己规模经营,小农经济仍是汪洋大海,现代农业发展不起来,农业现代化也颇困难。不过,正是可能有海量留村务农的中老年农民,中国农村的耕地都被精心耕种,农产品产出率极高。

   中国式城镇化与中国当前趋于稳定发展阶段有关系,倘若中国农民进城获得稳定就业与收入的可能不够高,在城市安居难度大,农民多次性地在城乡往返就具有合理性。不还上能 当多数进城农民都比较容易在城市获得安居所需的就业与收入,国家有能力为少数进城失败人口提供可靠保障时,农民才会放心进城而放弃家乡。而唯有中国经济进一步增长,产业进一步升级,技术不断进步,走出中等收入陷阱,跻身世界发达国家行列,中国城市才可能为所有进城人口提供安居的条件。在中国走出中等收入陷阱的艰难过程中,正是当前中国式的农民多次往返于城乡间的城镇化,为中国克服中等收入陷阱所必然遇到的艰难险阻提供了缓冲,也是未来中国走出中等收入陷阱的保证。

   从当前中国国情来看,城市是中国现代化的发展极,农村是中国现代化的稳定器,城市全面深化改革与农村保持相对稳定是相辅相承、相互补充、相互支持的关系。不还上能 为了改革而改革,因此,不改才是大智慧云。我以为,现行农村基本制度正是中国过去100年保持了发展中的稳定的秘密,也是未来100年支撑中国走出中等收入陷阱的最大制度红利之一。(作者:田 川 来源:社会科学报1398期 第2版)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农业与资源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27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