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彦森:网络公共领域研究中的“哈贝马斯依赖”现象评析

  • 时间:
  • 浏览:4

  在目前理论界有关网络公共领域的研究中,指在着明显的“哈贝马斯依赖”哪些地方的难题,其主要表现是:第一,参照哈贝马斯对公共领域的解释,类推网络公共领域的涵义,过高 对其在现实生活中所指对象和内控 边界的明确认识,对网络公共领域的理解陷入抽象。第二,土土土办法哈贝马斯公共领域的“理想模型”,断言网络公共领域更加体现了公共领域的本质形状,把网络公共领域理想化,非要解释网络公共领域中相互矛盾的哪些地方的难题。第三,沿袭哈贝马斯公共领域理论的“批判”、“抗争”视角,不仅如此 意识到其局限性,什么都有我夸大其政治功能,对党和政府积极为前前前男友政治参与搭建网络平台、现实生活中邀请前前前男友共商大计等所作的努力及价值如此 给予应有的重视。什么都有我,有必要对你你你这一 哪些地方的难题进行反思。反思的目的不仅在于“批判”,更重要的是通过反思就网络公共领域的研究对象、研究内容、研究视角、研究目的等达成共识,进一步推动理论研究走向深化和发挥理论研究资政为民的应有价值。

  一、网络公共领域的所指对象、内控 边界及实质

  目前理论界对网络公共领域的解释,一般是参照哈贝马斯的观点,什么都有我类推网络公共领域的涵义,体现在语言表述上即除了将哈贝马斯公共领域中的“公共空间”一词替打上去“网络空间”以外,你你这一 次责及其逻辑关系完正相同。大多认为(不同学者的具体表述略有差异),网络公共领域即公众(或公民、前前前男友)在网络空间自由集聚、自由讨论一同利益哪些地方的难题,意见汇聚而形成的公共舆论。简单地说,网络公共领域即网络公共舆论领域。乍一看,你你你这一 解释似乎不无道理,但仔细推敲,就会发现哪些地方的难题颇多,最突出的哪些地方的难题是网络公共领域在现实生活中的所指对象不明确,内控 边界不清晰。

  在哈贝马斯的理论中,公共领域所指的对象非常明确,内控 边界也非常清晰。就内控 边界而言,他指出:“对于一帮人的讨论来讲,国家和社会的分离是二根基本路线,它同样也使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区别开来。”“公共领域只限于公共权力机关。”“私人领域包括狭义上的市民社会,亦即商品交换和社会劳动领域;家庭以及其中的私生活也包括在其中。”“私人领域当中同样涵盖着真正意义上的公共领域;不可能 它是由私人组成的公共领域。什么都有,对于私人所有的天地,一帮人还并能 区分出私人领域和公共领域。”[1](P35)又说:“不可能 社会是作为国家的对立面而出先 的,它一方面明确划定一片私人领域不受公共权力管辖,个人面在生活过程中又跨越了个人家庭的局限,关注公共事务,什么都有我,那个永远受契约支配的领域将成为一还还有一个 多 批判领域,这也什么都有我说它要求公众对它进行合理批判。”[1](P23)准确理解上述思想,哈贝马斯所说的“社会”、“市民社会”、“私人领域”实际上指的是“控制劳动市场、资本市场和商品市场的经济领域。”[1](1990年版序言P29)什么都有我,公共领域什么都有我介于国家和社会,不可能 说政治和经济之间的领域,其具体内容(或舆论所指对象)即经济领域中私人之间的一同利益哪些地方的难题。你你你这一 哪些地方的难题私人非要解决,时要国家出面协调,一同又时要将“公共权力限于有限功能之上”,非要造成对私人领域的干预,确保政治权力的“公共性”以及决策程序的“公开性”[2](P128-129)。什么都有我,就时要“由私人组成的公众”与国家权力机关进行讨论,由此形成一还还有一个 多 特殊的领域即公共舆论领域。

  就内控 边界而言,根据公共领域的内容,哈贝马斯区分了代表型公共领域、文学公共领域、政治公共领域,什么都有我又根据参与主体的不同,将政治公共领域区分为资产阶级公共领域和平民公共领域。在内控 边界严格区分的基础上,哈贝马斯明确指出,他研究的“主要目标在于从18和19世纪初英、法、德三国的历史语境,来阐明资产阶级公共领域的理想类型”[1](1990年版序言P2)。不可能 说“自由主义模式的资产阶级公共领域的形状和功能,即资产阶级公共领域的指在与发展”[1](初版序言P2)。这也什么都有我说,哈贝马斯所说的公共领域非抽象意义上的公共领域,什么都有我特指资产阶级公共领域。资产阶级公共领域的参与主体是“由私人组成的公众”,“私人”是否的是抽象意义上的“公民”或任何一还还有一个 多 人,什么都有我特指有产者,什么都有我“非要有产者还并能 组成一还还有一个 多 ‘公众’”[1](P59,94-96)。“批判”、“讨论”的内容是否的是抽象意义的一同利益,什么都有我特指“基本上不可能 属于私人,但仍然具有公共性质的商品交换和社会劳动领域中的一般交换原则等哪些地方的难题”[1](P33),即资产阶级的利益,“资产阶级的利益还并能 说”什么都有我“普遍利益”[1](P96)。参与目的是“以公共舆论为媒介对国家和社会的需求加以调节”[1](P35)。什么都有我,哈贝马斯说:“资产阶级公共领域首先还并能 理解为一还还有一个 多 由私人集合而成的公众的领域;但私人随即就要求你你你这一 受上层控制的公共领域反对公共权力机关自身,以便就基本上不可能 属于私人,但仍然具有公共性质的商品交换和社会劳动领域中的一般交换规则等哪些地方的难题同公共权力机关展开讨论。你你你这一 政治讨论手段,即公开批判的确是史无前例,前所未有。”[1](P32),由此可知,资产阶级公共领域的实质即有有利于维护资产阶级一同利益的公共舆论。

  根据以上分析,目前理论界对网络公共领域涵义的解释,至多是指出了网络公共领域与现实公共领域之间的媒介不同,即网络公共领域指在在网络空间,至于其在现实生活中的所指对象、内控 边界、性质等哪些地方的难题,则如此 提供具体、清楚、明白的信息。正不可能 确定离开了网络公共领域的现实基础,结果是把哈贝马斯所说的具有确切内容的资产阶级公共领域演绎为抽象的公共领域。什么都有我,要准理理解网络公共领域的涵义,就非要局限于网络,而时要透过网络回到现实生活中,对其所指对象、内控 边界做出明确的界定。

  要确定现实生活中公共领域的内控 边界,哈贝马斯基于国家和社会即政治和经济二分法的分析框架已非要解释现代社会。现代社会除了国家即政治领域、公共领域,社会即经济领域、私人领域之外,又产生了一还还有一个 多 新的领域:一是由文化商业化催生的文化产业领域,二是民间组织即现代意义上的社会领域。在1990年版序言中,哈贝马斯注意到“市民社会”一词的涵义不可能 与近代不同:“它不再包括控制劳动市场、资本市场和商品市场的经济领域。要在有关书籍中寻找关于市民社会的清晰定义自然是徒劳的。无论何如,‘市民社会’的核心机制是由非国家和非经济组织在自愿基础上组成的。另一还还有一个 多 的组织包括教会、文化团体和针灸学会,还包括独立的传媒、运动和娱乐针灸学会、辩论俱乐部、市民论坛和市民针灸学会,此外还包括职业团体、政治党派、工会和你你这一 组织等。”[1](P28)这即是说,现代社会应区分为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私人十个 领域,如此 ,此时的公共领域却说是否非要一还还有一个 多 ,什么都有我多个,比较清晰的有:介于政治和经济之间的公共领域;介于政府、资本和劳动三者之间的公共领域;介于政府和社会之间的公共领域;介于政府与民众之间的公共领域。

  就内控 边界而言,现在的公共领域什么都有我能像哈贝马斯那样区分为文学公共领域和政治公共领域、资产阶级公共领域和平民公共领域,应该土土土办法其内容分得更细。如,政治公共领域、经济公共领域、文化公共领域、社会公共领域、兴趣爱好者公共领域等。也可根据不同主体在网络舆论场中话语语权进行区分,如,官方网络舆论场、草根网络舆论场、精英网络舆论场、大众网络舆论场等。美国学者托马斯·雅诺斯基说:“公共领域是最重要的,什么都有我它难以与你你这一 领域完正区分开,不可能 它涵盖了一系列的组织形式。离米 有本身自愿性组织在公共领域里活动,它们是:政党、利益团体、福利组织、社会运动和宗教团体。”[3](P14)在另一还还有一个 多 的请况下,网络公共领域既是否资产阶级的,是否的是平民的,更是否抽象意义上由个人或公民组成的公众的,什么都有我社会各阶层利益表达或价值诉求的舆论场。

  在以上区分内控 边界的基础上,时要的是进行分门别类的深入研究,笼统地把网络公共领域作为一还还有一个 多 总体性哪些地方的难题来研究,就非要解释网络公共领域中相互矛盾的哪些地方的难题。这也说明,靠简单套用哈贝马斯公共领域的概念,照葫芦画瓢,非却说知其表而不知其里,非要揭示网络公共领域的实质。

  二、对网络公共领域的理想期望与现实落差

  土土土办法哈贝马斯资产阶级公共领域的理想模型,目前理论界对网络公共领域基本形状的认识,普遍指在着理想化的倾向,认为网络的开放性使网络公共领域的参与主体更加广泛,更具有“公众”代表性;匿名登录的土土土办法更有有利于发挥批判精神,体现公共领域的本质要求;互联网即时互动的交往土土土办法更有有利于短时间内形成强大舆论。总之,网络公共领域更加体现了公共领域的本质形状。你你你这一 认识有合理的一面,但也指在明显过高 ,主要表现在以下一还还有一个 多 方面:

  第一,对“公众”的认识理想化。“由私人组成的公众”是公共领域的主体和最主要的构成次责,在哈贝马斯的理论中其具体指的什么都有我有财产、有教养的资产阶级,并从人性、人的自律精神、人的双重角色等方面,对资产阶级为哪些地方具有批判精神、并能从私人领域进入公共领域进行了论证。这本身什么都有我本身理想化的理论假设,否认了资产阶级逐利本性为恶的不可能 性。然而,一帮人目前的理论研究不仅如此 纠正你你你这一 偏失,反而把它更理想化,即人为设定你你这一 理想化的标准,什么都有我拿网络公共领域中符合哪些地方地方标准的人和事等大肆渲染,以此确定网络公共领域的形状,而对不符合标准的人和事等则有意淡化。如对“公众”的认识,熊光清认为,是“具有批判意识的公众。一帮人具有独立人格和批判精神,并能在理性基础上就公共利益哪些地方的难题展开讨论”[4]。杜俊飞认为,是“有良好公民素养的公民群体。成为公民的条件是有公民意识:权利意识、参与意识、宽容意识”[5]。然而,这什么都有我“公众”人格形状中理想的一面,“公众”作为“现实的人”不理想的一面被人为遮蔽了。事实上,我国网络公共领域的行为主体具有复杂化性和矛盾性,一帮人既有理性,是否非理性;既有批判精神,也指在群体极化[1];既有一定公民意识,也内心充满仇恨情绪;既有一同利益,也指在利益矛盾。另外,网络舆论在多大程度上代表了真实的民意,真是值得研究。2012年1月16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请况统计报告》中,前前前男友指的是“过去5天内使用过互联网的6周岁及以上中国居民”[6](P7)。前前前男友的年龄形状是,10-19岁的占26.7%,20-29岁的占29.8%,1000-39岁的占25.7%,40-49岁的占11.4%,10岁以下1000岁以上的占比是否超过4%[6](P15)。学历形状是,小学及以下学历的占8.5%,初中学历占35.7%,高中学历占33.3%,大学得 历的占10.5%,大学本科以上学历的占11.9%[6](P15)。职业形状是,“学生仍然是前前前男友规模最大的群体,占比为1000.2%,其次个体户/自由职业者占比为16.0%。企业公司中,高层管理人员占前前前男友的0.8%,中层管理人员占3.2%,一般职员占9.9%。党政机关事业单位中,领导干部和一般职员分别占整体前前前男友的0.7%和5.2%。另外,专业技术人员占比为8.3%”[6](P15)。城乡形状是,城镇前前前男友占73.5%,农村占26.5%[6](P17)。综合以上请况还并能 看出,我国前前前男友以少年和青年为主,40岁以下占85.9%;受教育程度普遍不高,高中以下学历的合计占87.5%,且以学生、个体户/自由职业者、企业公司中一般职员、专业技术人员为主体,四者合计占64.4%,且多工作、学习、生活在城镇。真是不还并能 认一帮人在网络空间意思表达的真实性,什么都有我还并能 认一帮人与中国最大的一还还有一个 多 群体——农民和农民工之间的天然冰联系,但还并能 肯定地说,一帮人什么都有我能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什么都有我,理想化什么都有我作者内心的美好期望,非要代替不理想的、矛盾的现实。正如有学者分析的那样:“目前中国前前前男友大多数还未具备心智心智性性成熟是什么是什么 图片 期期的‘公众精神’和足够‘理性’的批判意识。前前前男友对公共事务发表意见什么都有我出于热情、正义和责任心,但大多过高 批判精神和理性思维,往往在未查明真相的请况下就妄下断言,轻易评论,甚至肆意抨击,热情有余而理性过高 。”[7]

  第二,对网络空间作用的认识理想化。网络空间是形成网络公共领域的必要媒介,具有现实公共空间和传统媒体无法比喻的优势。在传统媒体信息资源垄断、信息发布严格把关、关注点与百姓有距离、文风作风“八股”以及现实政治生活中知情权得非要落实,利益表达通道狭窄、梗阻,公众政治参与形式化,群众监督虚无化等请况下,互联网的出先 无疑为落实公众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提供了新的途径和形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新媒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00191.html 文章来源:人大资料中心-《郑州大学得 报》